當前位置: 深圳新聞網首頁>原創新聞>

近期發布!深圳立法杜絕校外托管變“脫管” 互助托管可簽協議

條評論立即評論

近期發布!深圳立法杜絕校外托管變“脫管” 互助托管可簽協議

分享

記者從深圳市司法局了解到,《深圳市校外托管機構管理辦法》(以下簡稱《管理辦法》)的修訂工作有了重大進展。8月8日,《管理辦法》經深圳市政府六屆一百七十九次常務會議審議通過,将于近期發布。

見圳客戶端.深圳新聞網2019年8月13日訊(見圳客戶端、深圳新聞網記者 張玲 通訊員 鄒煌華 司新宣)深圳市校外托管機構将納入管理。記者從深圳市司法局了解到,《深圳市校外托管機構管理辦法》(以下簡稱《管理辦法》)的修訂工作有了重大進展。8月8日,《管理辦法》經深圳市政府六屆一百七十九次常務會議審議通過,将于近期發布。

據悉,《管理辦法》拟簡化辦證流程,建議讓機構回歸便民服務行業本質,實行“兩條腿”走路策略納管,允許舉辦者自由選擇設立機構為營利性商事主體和非營利性公益組織。政府也鼓勵社會各界“多措并舉”提供校外午托服務。

在準入條件門檻上,建議在加強政府監管力度的同時發揮市場自律、社會參與作用;由食品藥品、消防、公安等部門研究制定校外托管機構相關條件指引。在監督管理制度上,拟成立市、區兩級聯席會議制度,由對口部門在各自職責範圍内各司其職進行管理,并加強事中、事後協同監管。

深圳市司法局在修改《管理辦法》内容方面作出了有益探索,比如考慮到學生家長之間存在相互為子女及其同學提供托管協助的實際情況,學生家長之間可以互助提供托管,且托管學生數不滿5人的,受托家長可以不登記設立校外托管機構。但受托家長應當與委托學生監護人之間簽訂托管協議,明确各自權利、義務和安全責任;由教育行政部門提供合同範本,供校外托管機構和家長參考;各主管部門制定有關條件指引和提供安全知識培訓等。

解讀:《深圳市校外托管機構管理辦法》是如何出爐的?

“幾個孩子在一起午托、晚托?”“貴不貴?”“吃得好不好?”“有證沒證?”“哪方面有困難?”近期,在對《管理辦法》進行審查的過程中,為了更進一步細化立法條款内容,切實摸清楚這些機構的底數和實情,深圳市司法局多次走進中小學生較為集中的社區開展調研活動,深入了解居民的意見和建議。

據了解,中小學周邊社區居民樓是深圳市無證無照托管場所集中地區域,也是解決深圳市校外托管機構管理症結核心之處。經統計,全市按照規定取得校外午托機構合法資質不足200家,但社會上已存在大大小小不同規模機構數量達到了近7000家。絕大部分在上學期間必須呆在無照無證的機構裡接受托管,安全保障問題時刻牽動着百萬家長的心。

一些家長指出,目前的正規午托機構,普遍存在收費較高的問題。每月費用大都在一千元以上。校外午托班,即使無證,不少家長認為費用可以接受,但很多人也擔心校外托管機構質量參差不齊,“尤其是食品安全、接送孩子的安全問題,午休空間狹小,也隻好屈就一會兒。”

另一名家長則大吐苦水,說:“我自己就辦午托班,起初為了解決自己孩子午休問題,就在學校邊上租了個房間,後來有好多學生家長也來求助說他們孩子也有需要,于是幹脆就一起照顧好了。這是出于好意。但有時還被執法隊查封。都知道有證好,但申請牌照太難了,九曲十八彎。”

“為什麼有證的機構那麼少?”這個問題是本次立法工作亟需解決的核心問題。深圳經過40年改革開放,法治化水平已經大大提升,人們也逐漸樹立規則意識和法治意識,為何偏偏在中小學托管上,卻願意選擇無牌無照機構呢?

深圳托育聯盟負責人黃勇(化名)介紹稱,“原《管理辦法》規定校外午托機構隻能設立為‘民辦非企業單位’定性不利于校外午托機構經營和行業發展,并非每個舉辦者都願意做公益,(辦午托機構目的)主要為了營利。此外,審批成立門檻實在太高,符合條件建築要麼離學校太遠、要麼租金太高,如果安排多幾個孩子進去,又違反了人均面積規定,所以還不如不去辦證了”。“黑午托”納入管理,成為了本次立法工作重點。

如何在日常中化解校外托管機構内部風險?要配備什麼樣的工作人員?民事責任該如何明确?這些問題也需要問計于民。“安裝監控攝像頭當然是好事,但是也要家長們同意。”舉辦者說道,“請人還是要有愛心、責任心,對待其他孩子要像自己孩子一樣才行;我們也想和家長簽好合同,但我們又不懂法律,希望有關部門能教一下我們。”

深圳市司法局為此相繼多次召開專題座談會、立法微信聽證會、開展《深圳市校外午托機構管理辦法》立法後評估工作(2018),研究校外午托機構綜合執法有關數據,力求讓立法“接地氣、順民意、立得住、行得通”。

[見圳客戶端、深圳新聞網編輯: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