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深圳新聞網首頁>深圳新聞>深圳要聞>

東江水源工程新老隐患引關注

條評論立即評論

東江水源工程新老隐患引關注

分享
人工智能朗讀:

近年來,随着工程沿線地區經濟的發展,工程管理範圍内土地侵占、大型載重車輛超限行駛、工程設施設備被盜和損壞等事件時有發生,威脅工程及供水安全。工程沿線交叉施工的增多也進一步加大了管理難度。

原标題:範圍内土地侵占、載重車超限行駛、設備被盜損等事件時有發生

東江水源工程新老隐患引關注

深圳特區報2019年08月13日訊 東江水源工程是深圳的生命線工程。工程自2001年12月28日建成通水至今,已為深圳提供了80多億立方米的優質原水,為深圳的發展提供了堅實的水資源保障,也是惠州惠陽的應急備用水源。

然而,近年來,随着工程沿線地區經濟的發展,工程管理範圍内土地侵占、大型載重車輛超限行駛、工程設施設備被盜和損壞等事件時有發生,威脅工程及供水安全。工程沿線交叉施工的增多也進一步加大了管理難度。

聯合執法暴露典型問題

日前,廣東省水利廳組織廣東省東江流域管理局,深圳、惠州市水利(水務)局,惠城、惠陽區水利局,東江水源工程管理處,平潭、水口鎮政府等單位,在東江水源工程惠州段組織開展聯合執法檢查專項行動,記者全程跟随執法檢查。

在東江水源工程西河潭出口段附近區域,有布松坳采石場、福成陶泥廠、潤豐混凝土有限公司、中建鋼構有限公司等企業,均有大型車輛出入。其中,布松坳采石場和福成陶泥廠在箱涵上方跨越。記者注意到大型車輛穿梭不停,過車時地面震動強烈,附近檢修路混凝土路面也有多處破碎。執法人員告訴記者,這些車輛的裝載量40到50噸是常态,而且對工程的保護意識不強。

河惠莞高速公路惠州平潭至潼湖段工程則是工程交叉的典型代表。該工程為省重點工程,項目概算投資102.2億元。其中,跨東江供水管大橋分為左右兩幅橋,項目施工過程中,将在橋梁前進方向右側架設一座鋼便橋。據東江水源工程管理處有關人士介紹,該項目自立項之日起,便已經與其有文件資料往來,在設計、施工前後也充分采納了為保護工程所提建議,但是由于未來作業面緊貼水源工程,打樁等帶來的影響還需要密切觀察。

沿線地區快速發展 工程管理問題日漸明顯

記者從深圳市水務局了解到,東江水源工程點多線長面廣,主幹線全長106公裡,橫跨深惠兩地,特别是途經惠州2個區6個鎮(街道辦)22個村,深圳有關部門很難獨立監管和執法,隻能主要依靠不斷巡線、發現問題後,再聯合當地政府協調解決。

東江水源工程通水已有17年,工程沿線地區經濟快速發展,讓工程的管理隐患日益明顯。近年來,公路、電纜、油氣管、橋梁等建設項目交叉施工越來越多,威脅供水安全的事件達數十起,造成直接損失達數百萬元。工程管理範圍内土地曾經被不同程度侵占,最高峰時被占的土地累計接近43000平方米,相關個案多達四五百餘起。工程設施被破壞現象時有發生,各種設施、渣場石料、沿線的圍網頻繁被盜,累計經濟損失達數百萬元。周邊部分企業大型載重車輛超限行駛,跨越管線,壓壞工程的檢修路和排水溝,威脅工程及供水安全,近年來現場累計發現、制止大型載重車輛超限行駛300多次,夜間及無人看守時發生的次數更是難以統計。

立法層級較低 工程保護力度不足

東江水源工程是深圳的供水生命線工程,一旦因外界安全問題導緻東江水源工程爆管、隧洞塌方等嚴重事故,搶修通水時間至少一個月以上,而深圳儲備水源現保障期限最長不超過30天。記者從有關方面了解到,東江水源工程面臨的新老隐患,已經引起省市領導、水務部門以及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

廣東省人大代表田地多次就加強東江水源工程保護提出建議。他認為,現有立法層級較低,對東江水源工程的保護力度不夠。廣東省還沒有針對東江水源工程的專門立法,省水利主管部門沒有授權深圳市管理機構可以在惠州境内執法,省公安廳也未批準成立專門的保衛機構。

對比國内其他地區相似工程,山西省人大制訂了《山西省萬家寨引黃工程保護條例》,山東省人大制訂了《山東省膠東調水條例》,等等。對于保障香港、深圳、東莞用水的另一座大型引水工程——東深供水工程,廣東省政府制訂了《廣東省東深供水工程管理辦法》,明确了工程的具體範圍、經營管理機構,以及沿線各級政府保護水質和工程安全的職責,規定了相關的工程保護措施,并成立了專門的公安機構負責工程的治安保衛工作。這些成熟的經驗也為東江水源工程保護立法提供了有益的借鑒。

在立法難以短期實現之前,廣東省水利廳有關人士表示,将積極推動構建深惠兩地共建共管的機制,特别是基層單位可以通過走訪和協商會、現場辦公會等方式,加強聯系和互動,并通過嚴格執法,盡最大努力遏制違法亂象。深圳市水務局也正在制定工程沿線改造方案,進一步加大宣傳造勢,做好保護範圍的宣傳提示。(記者 方勝

[見圳客戶端、深圳新聞網編輯:何暢]